醉城八千

红绿 Barryhal Without You

Without You


“Barry你干什么?回家了还穿着制服。”看清楚对方的身份后Hal放下了警惕,想要再度沉入梦乡。“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喃喃地抱怨来不及说出口就被堵在了喉咙里,Barry吻了他。

不同于以往,这次Barry吻得又深入又霸道,双唇刚刚触碰Barry的舌头便深入他口腔内搅动吮吸,霸道的掠夺他的呼吸。原本不太清醒的Hal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能在Barry放过他以后竭力地喘息,狼狈得如同被甩上岸的鱼。

“Barry你怎么了?”问题没有得到回答。等到Hal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不知何时更衣完毕的Barry压在身下,强势地入/侵着。Barry的动作杂乱而毫无章法,蛮横地啃咬着他的胸肌,用常人无法捕捉的速度玩弄着他的敏感点,像是面对猎物的野兽,一副要把他拆分入腹的架势。

“你慢点…我…”身上的人忽然停止了动作,片刻后才又开始,从下开始小心地啄/吻着,到了下颌处停止,迟疑了片刻才又夺取了他的唇,双手捧着他的脸,温情脉脉,小心翼翼的,就好像之前那么折腾Hal的人不是他。

“Barry你怎么哭了?”感受到脸上一片水湿,Hal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那是Barry的眼泪。对方一副不愿意回答的样子,只是眼泪越流越多。Hal没什么办法,只能安静地躺着,任其动作。

……

这不应该,他应该停止。他应该想之前说好的一样,只是远远的看他一眼,只是在神速力里看Hal一眼,他应该在Hal发现之前就离开,这是他已经决定好了的。

可是他做不到,看着这个人,看着这个自己思念了那么久,朝思暮想了那么久的人,他做不到。他想着他应该离开的,可是他做不到,他像是被神奇女侠的真言套索绑在了原地,只能任凭心底的本能作出选择而把理智完全抛却脑后。

他想要这个人,他的唇,他的体温,他的每一寸肌肤,他想要感受他而不只是看着,真的只要一次就好了。

他在神速力里看着他,拥抱着他,感受着他。神速力里的每分每秒都被无休止地拉长,他在每分每秒中品尝着Hal的味道,凝视着Hal的样子,感受着Hal活着的体温而不是一团虚妄的空气,恨不能把这一刻延长到永恒。

他知道这是错误但他不想停止,他也没有办法停止。他还来得及,他知道今天晚上的自己现在正被无赖帮缠着,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他的时间还很充足,他只是想要一点安慰罢了。

他回去的时候太晚了,他被别的事情拖住了,被神速力困住了,等他回去的时候,Hal已经不在了。所有人都告诉他,Hal已经死了,灯戒有了新的主人,驻守地球的绿灯侠有了新的人选,甚至就连正义联盟的位置都有人顶替。

可是他不相信,就算所有人都这么说他也不相信。他固执地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玩笑,一个意外,一个误会,Hal只是又去宇宙出差了,不管多久,只要自己愿意等,Hal总是会回来的。连墓碑和尸体都没有,谁能证明Hal死了呢?他固执地自欺欺人,留着Hal所有的东西,每天习惯性地等Hal回来。所有人都尝试劝说他,但最后只能失败,或许是觉得他这样也好,至少不用担心他伤心到被逼疯的地步。只有蝙蝠侠在最后一次劝说无果后,对他说“注意分寸,我想你已经有了足够的教训。”语气很轻,但每一个词都很重,重到直接敲击在他心上,留下深深的凹痕。黑暗骑士的眼神冷静而锐利,像是能够一眼看穿他自欺欺人的伪装,看透他内心深处的绝望。

他依旧那样自欺欺人的活着,每年给Hal准备圣诞礼物和生日礼物,就好像Hal还会在乎似的。他甚至拖着Iris去帮他挑了戒指,计划等着Hal回来的时候求婚,青梅竹马的女记者看他的眼神是深深的同情怜悯和无法言说的悲伤。就好像他是一个沉溺于幻境的可怜人,只能抓着最后一丝虚幻的妄想,当作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一年,两年,到了第三年,他终于不得不开始正视现实,或许Hal真的已经死了。这个过程远比他想的要容易,他的理智其实早都已经接受了,毕竟不管其他人,蝙蝠侠是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的,况且如果他真的这么有自信的话,只要跑到过去,自己不在的那段时间看一下,一切就真相大白了,他只是不敢罢了。只是他的感情还死抓着最后一丝虚幻的可能不肯放手,麻痹着自己,自我催眠,自己遮住自己的眼睛不肯睁开。他固执地自欺欺人,结果却连自己都骗不下去了。

在结束这次可悲又无聊的骗局的那天,他找了家酒吧,喝了一整天,喝到最后味蕾几乎被麻痹,尝不出酒和水的味道有什么区别。他第一次这么痛恨自己喝不醉的体质,他想着如果能喝醉就好了,说不定在不清醒的状态下还可以欺骗自己欺骗得再久一点。

等到意识回笼的时候,他就已经在神速力里了。他害怕自己再做出闪点那样的事情,不敢去Hal死亡的时间点,他害怕会控制不住自己,会想要不顾一切的想要把Hal留下来。他回到了这里,只是想要再看Hal一眼,在看一眼这个自己思念了那么久却一直无法再见一面的人。可是在他的目光触碰到Hal的那一刻,一切就都失控了。

……

Hal已经累得睡着了,Barry知道自己做的太过了,没有神速力的身体经不住这样的折腾。

他该离开了,这个时间点的自己快要回来了。他最后一次在神速力里凝视着Hal的面容,抚摸他的脸颊,舔/舐他的手指,如果可以他想要把余生都停留在这一刻。但是他该离开了。

Barry Allen打开房门,房间里除了他已经熟睡的恋人再没有其他人的踪影。刚刚的声音大概只是邻居发出的噪声或者他的错觉。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