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城八千

镜与像

很安静,诺大的剧院内此时却是没有一人的言谈喧嚣之声。

明亮得有些刺眼的灯光照耀下,本就奢华的剧院内显得金碧辉煌,映衬着端坐其中数百人摒凝的呼吸。舞台上火圈依旧在燃烧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响在此刻的寂静下清晰可闻。

观众依旧沉浸在刚刚的表演带来震惊中 ,来不及欢呼鼓掌。

年轻的驯兽师的指挥下,被驯养的动物作出一系列超出观众想象的举动。这很精彩,但还算不上令人震惊。真正让他们屏息无法言语的,是这位驯兽师没有使用任何工具,没有兽鞭的威胁,也没有食物的奖励,甚至连大声的命令也不见踪迹。驯兽师的每一个动作都异常的优雅,命令简短,声调温和,像是在指挥一场无声的交响乐般彬彬有礼。与之相对的,是所有动物的顺从,没有任何命令之外多余的小动作,得不到命令时也只是安静的以自己的方式呆在原地,等待驯兽师的差遣。动作完成后,驯兽师会给予它们温柔的爱抚作为奖励,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下的亲密接触让在场所有观众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幸运的是,直到表演结束,也没有发生任何他们所担心的事。与其说是驯养者,命令下达者,指挥者,饲养者,他更像是它们绝对的领导者,导师。或者说,是它们中地位最崇高的一员。

这还只是今夜的开始。

发动机启动的声音打破了剧院内的寂静,表演者竟是以这样的方式出场,勾画着火焰纹饰的黑色摩托车载着骑手从火圈上方飞越而过,火圈上的火焰像是被牵引着,离开了火圈,随着表演者在舞台上方移动。就像是一条赤色的锁链,末端被握在他的手中。

他疯了,火焰如果碰上油箱,结果就是无人能挽救的爆炸。

火焰像是成了一条有温度的锁链,被肆意的舞动。失去自由的精灵终于挣脱开束缚,在舞台上空重新会聚成一团。最后形成一朵闭合的花,橙红色的花瓣缓慢绽开,露出金色的花蕊。然后是如烟火般的爆炸,表演者早已在火光冲天中离场。

烟雾中隐隐绰绰出现了一个人影,在舞台上空,舒展,拉伸,转体720度后完美的抓住绳杠,在不同的吊杆间轻易的来回。让观众忍不住产生错觉,表演者下一个瞬间便会化作一只飞翔的蓝鸟,离开舞台,观众,和能够束缚他的一切。

模糊间人影从一个增加到了两个,他在带着一个多余的参与者的前提下完美的完成了最后一组动作,把参与者放在舞台正中间,然后退场。

烟雾完全消散,露出舞台正中央,魔术师的身影。

黑色的风衣被脱下,抛向观众席,在半空中化作一只黑色的天鹅,在剧院上空盘旋。

观众的视线还忙于追寻那美丽的尤物来不及收回,就被少部分人的惊呼重新带回舞台上。

魔术师身上的裙子,正在变化,纯白的下摆颜色在变深,逐渐向上蔓延,加深,从晶莹的雪花,到初春绽放的樱花,再到傍晚天边的云霞,最终定格在红色,干净,纯正,与其说是玫瑰般的妖艳,更像是红丝绒蛋糕内馅,容易令人联想起纯粹美好的东西。同时改变的还有裙子的款式,原本贴身的裙摆微微蓬起,无端多出几条褶皱。像是一株植物,刚刚开始不经意的绽放。

此时已经有观众开始无法抑制的喝彩的同时,向舞台上抛掷鲜花。现在就谢幕,未免太早了点。

没有人看清魔术师的动作,只是等他们回过神来,她的手中已经有了一大束,而舞台上不见一朵。然后它们开始爆炸,绚丽的小型烟花从每一支鲜花中吐露,雀跃着飞入剧院的空中消失不见。烟花表演过后的鲜花变成一团彩色的烟雾,被不知从何而来的风吹向观众席的每一个角落。

在剧院上空盘旋许久的天鹅像是得到了指令,乖乖飞回舞台,降落在魔术师的怀中,修长的颈部搭在她的颈上,变回了最初的黑色风衣。

魔术师在一片寂静中退场。

观众席上一片沉寂,之后,是雷鸣般的响声。


舞台之下,雷鸣般的掌声渐渐疏远,却像是把时光轻易拉回几十年前的一个夜晚。

虚幻的梦境与错觉交织,只要在舞台上,他们就像是又回到了马戏团。